International Dunhuang Project
IDP數據庫 檢索IDP數據庫
支持IDP
收集品 : 英國 | 中國 | 法國 | 德國 | 日本 | 俄國 | 韓國收集品 | 其他的

英國收集品

網頁上傳: 1/12/05 網頁更新: 1/2/2008

英國在中國西北地區的探險

梵文學家印度學者金托普(Kintup)

英國在中亞地區的探險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紀,大英帝國據有印度,沙俄控制著中亞草原,雙方都極力阻止對方控制印度與中亞草原中間的地帶。在整個十九世紀, 間諜經常冒著生命危險被派遣去搜集情報幷繪製地圖。但是到了十九世紀末,他們的興趣擴展到了這個地區的地理以及動植物。

英屬印度利用當地居民作爲間諜和測繪員,第一個由官方正式任命的是穆罕默德·哈米德(Mohamed-i-Hameed)。他于1863年抵達塔克拉瑪幹,在那裏進行了6個月的秘密測繪活動。在他的報告中寫到了被流沙掩埋的古城。他死在返回的途中。調查其死因的英國測繪員威廉姆·約翰遜(William Johnson)在1865年開始了他自己的探險之旅。他在和田附近發現了一個同樣的廢墟,同時他還在報告中寫到,他相信那兒還有很多類似的廢墟。 這些又激發了福賽斯(Thomas Douglas Forsyth )的興趣,他曾經于1870年被派往拜訪中國新疆一位統治時間不是很久的統治者阿古柏。阿古柏 剛好不在,所以福賽斯三年後又去了一次。他給皇家地理學會的報告中提到很多關于沙埋城市和出土文物,包括他斷爲西元十世紀的一尊佛像。出版的報告(Forsyth_1875) 《1873年到葉爾羌的考察報告》(Forsyth 1875, OIOC Photo 997)(OIOC Photo 997)包括了這一地區早期的一些照片。

1889年當地的尋寶者在位于絲綢之路北道的庫車南面遺址中發現了一批文書,然後把它們賣給了當地的鑒賞家古蘭·喀迪爾·汗(Ghulam Qadir Khan )。其中一部分被印度的情報局官員鮑爾(Lieutenant Bower) 買走,他將51葉在樺皮書寫的未知語言的文書寄給孟加拉亞細亞學會。由令人尊敬的印度- 雅利安語學者霍恩雷( A. F. R. Hoernle)進行解讀。不久就認識到這批文書的重要價值,這裏面包括幾部用梵文書寫的佛經,他隨後寫道:這些文書的發現和出版“ 開啓了新疆地區考古探查活動的全新的現代化運動” 。

從1893年起,在霍恩雷的鼓動下,英國駐吉爾吉特、奇特拉爾、列成和喀什的官員受命盡可能收集文書,幷交由霍恩雷來進行釋讀。這部分形成“ 霍恩雷收集品”,或“英國中亞收集品”,現在收藏在英國圖書館。1899年,霍恩雷有關這批收集品的報告的第一部分出版 (Hoernle_1899),其中包括500餘枚錢幣、 許多印章、陶器,100各種已知語言文字寫本殘片,以及兩種當時未知語言于闐文和吐火羅文殘片。然而這批收集品中還包括未知文字的雕版印刷品。 這些是由英國駐喀什代表馬繼業(George Macartney)以及駐在克什米爾的領事助手斯圖爾特·戈特福雷(Stuart Godfrey)寄給在加爾各答的霍恩雷的。

馬繼業和早期偽卷

馬繼業爵士和馬將軍

1890年榮赫鵬(Francis Younghusband )率領一支由英國政府資助的探險隊在喀什建立一個據點。榮赫鵬與當地政府談判要求建立一個英國領事館,最初遭到拒絕,1891年探險隊離開, 留下了年輕的蘇格蘭與漢族混血兒——譯員馬繼業,作爲非官方的代表。他有一個來自俄羅斯的競爭對手——普爾熱瓦爾斯基,他自1882年以後一直在喀什, 並獲得領事的身份。馬繼業直到1909年才獲得這一職務。

伊斯拉姆·阿克洪(Islam Akhun)和 達什I

1896年,馬繼業結識了一個叫伊斯拉姆·阿克洪(Islam Akhun)的和田人,自稱在沙漠遺址中發現一批寫卷,他購買下來,幷寄到印度。霍恩雷開始釋讀這批未知文字的寫卷,起初一看非常類似印度婆羅迷字母。 霍恩雷在1897年的初步報告中只涵蓋了一部分,1899年的報告中則涵蓋了全部内容。在1899年報告中他曾懷疑這些文獻是否為贋品,但是最後取消了這種想法, 儘管他幷不能徹底理解其中的内容。然而,他不能説服其他人。1901年4月,斯坦因在和田追踪到伊斯拉姆·阿克洪,幷親自質問,最終阿克洪承認他和他的同夥一起炮製了所謂的“古文書”。斯坦因回到英國後把這一信息透露給已退休的霍恩雷業。

Blockprint forgery

幸運的是,斯坦因又帶回一些當時未知語言的寫卷(于闐文),霍恩雷隨後繼續釋讀,其學術上的名譽得到挽回。這些僞造的寫卷和刻本收藏在英國國家圖書館(例如 Or.13873Or.13873/58).

馬繼業在喀什任職到1918年,其間還獲得了其他的寫卷和古物,大部分是當地人售給他的。其中的絕大部分收藏在英國國家圖書館和大英博物館(見下文)。 繼任的領事,如:舍利夫(George Sherriff)、威廉森(Frederick Williamson) 、斯克萊因(Sir Clarmont Skrine)繼續搜求寫卷和古物。

斯坦因(1862-1943)

穿着探險服和氈靴的斯坦因

鮑爾文書的出版(Hoernle_1893),、伊斯拉姆· 阿克洪的發現以及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的報告促使了一位匈牙利學者——斯坦因——在1900年安排了一次前往中國西域的探險 。斯坦因是一位印度伊朗語學者,他從1887年就在英屬印度的拉合爾工作,不久以後申請了英國國籍。在霍恩雷的推薦下, 于1898年搬到了加爾各答繼承了霍恩雷的職位(儘管短短一年之後他又回到了拉合爾)。1900至1930年間他進行了四次在中國西域探險,沿着絲綢之路南道以及敦煌、吐魯番進行發掘和測繪、 拍照以及人種學調查。

斯坦因1862年出生于匈牙利,在奧地利和德國學習波斯語和梵語,然後在英國和印度學習和工作,一直為探索中亞古老的絲綢之路這個最終目標而努力。 他從小閱讀亞歷山大東征的故事,後來閲讀了玄奘和馬可波羅的游記。他尤其對伊朗、印度、突厥和中國這四種文化在絲綢之路南道的交融感興趣 。

在他第一次探險(1900-1901)的11個月中,斯坦因集中在絲綢之路的南道,尤其是和田、尼雅、米蘭和樓蘭。他出版了一份完整的探險報告(古代和田,斯坦因,1907)(Stein_1907) 和一部記錄他旅行的通俗游記(斯坦因,1903)(Stein_1903),以及一些論文(見參考書目)。

在烏爾格玛杂尔的探險隊

斯坦因的第二次探險(1906-8) 沿著絲綢之路南道首先考察上次探險的地方,幷對一些新遺址進行了發掘,然後向東前往敦煌,在考察漢代敦煌北部的防禦體系之後來到敦煌東南莫高窟遺址,在這裏他從藏經洞中獲得了大量的文獻和文物。他繼續在絲綢之路北道考察,在吐魯番做了短暫的停留但幷沒與進行發掘。他橫穿塔克拉瑪幹大沙漠,以便爭取時間在和田周圍進行發掘,最後測量完昆侖山結束了他的旅程。在此他的馬因勞累而死,他的脚趾也凍傷了。短短的幾年後他就完成了通俗游記(Stein_1912),但是五卷本的包括地圖和圖片的完整考察報告 (Stein_1921)則費時多年才完成 (見參考書目)。

達什3的照片

第三次探險持續時間更長,從1913年一直到1916年,沿著絲綢之路南道到敦煌以及以東地區,這次他發掘了絲綢之路北道吐魯番周圍的遺址,特別是阿斯塔那和柏孜克裏克地區。他然後沿著北路到了喀什,但他幷沒有直接回印度而是穿越了帕米爾,沿著阿富汗邊界到了伊朗西部的Sistan,在這裏他進行了另一次發掘。儘管他幾年以後出版了他的探險科學報告(亞洲腹地考古記),而沒有出版這次探險的通俗游記,但是在1933年出版了包含三次探險的游記(向達中文譯本《斯坦因西域考古記》,1936年上海中華書局出版)。

喀布爾的斯坦因墓

雖然斯坦因在他的第四次探險(1930-1)中已經成功地完成了兩千多英里的旅程,幷且重訪了許多他特別喜愛的遺址, 但是由于他聽說他的護照將會失效而被迫縮短了行程。他僅有的發掘品被喀什的地方當局沒收,這是他最後一次到中國西北地區考察。在接下來的幾年中他到伊朗、 伊拉克進行了四次探險,在近東對羅馬的防禦體系進行了空中測繪,在中亞沿著亞歷山大國王的足迹旅行,在計劃爲期一年到阿富汗的考古旅行中在喀布爾去世。

斯坦因的收集品在倫敦(英國博物館,印度事務部圖書館和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和印度之間分配,英屬印度政府提供部分探險經費。1982年大部分英國的寫卷和照片已經移交給英國國家圖書館英國博物館仍然保留著繪畫、雕塑、錢幣和其他的藝術品。維多利亞與阿爾伯特博物館則收藏絲織品。

送到印度的壁畫、繪畫、藝術品和寫卷現在主要收藏在新德里國家博物館,另外印度博物館、加爾各答、巴基斯坦東方博物館和拉合爾等地方也保存少量斯坦因第一次探險所得的收藏品。

斯坦因的論文包括他的探險日記、書信、游記等等大部分被收藏在 牛津大學鮑德利圖書館的西文手稿部。斯坦因的家信則收藏在布達佩斯的匈牙利科學院圖書館。斯坦因照片的兩大藏家分別是英國國家圖書館和布達佩斯圖書館,在其他一些機構裏也有少量收藏。

斯坦因在英國的其他收集品詳細情况,參見大英博物館汪海嵐所著的《英國斯坦因收集品手册》(Wang 1999),此書很快將會在網上發布。

在匈牙利的斯坦因收集品包括許多照片、個人著作、一些發掘品和他的藏書,這些都已編目(Apor_2002 and Apor_2007)。

收集品:內容和查閱途徑

英國擁有大約50000件中國西域地區收集來的的寫卷、繪畫和藝術品,以及數千張老照片,大部分來源于斯坦因前三次的探險。斯坦因第二次和第三次探險的部分發掘品收藏在新德里的印度國家博物館。布達佩斯的匈牙利科學院圖書館收藏很多斯坦因的探險照片、個人著作和部分寫卷。牛津的鮑德利圖書館有斯坦因的大部分論文。英國國家圖書館有與馬繼業、霍恩雷、斯坦因和英國人在中亞相關的著作。其他少量收集品分散在英國其他機構。

1.英國國家圖書館

1.1斯坦因收集品

英國國家圖書館特藏室的寫卷存放柜

英國國家圖書館斯坦因收集品有超過45000件寫卷、印本、木簡以及其他材料,涵蓋多種語言,包括漢文、藏文、梵文、西夏文、于闐文、龜茲文、粟特文 、回鶻文、突厥文和蒙古文。有一些寫卷裏包含了不止一種文字,有些還無法釋讀。收集品裏還包括一些麻布和紙質繪畫, 還有一小部分紡織品殘片和一些藝術品例如經帙、剪紙和畫筆,以及斯坦因在印度、巴基斯坦、中國西北、伊朗、伊拉克和約旦拍攝的正片、負片和幻燈片多達10000多張,時間範圍是18世紀90年代到1938年。

1.2其他中亞收集品

除了斯坦因的收集品,英國國家圖書館還收藏了由英屬印度政府收集的中亞寫卷,通常指的是霍恩雷的收集品, 22件于1895至1899年委托給霍恩雷在加爾各答進行釋讀。1902年他的報告(1899和1901)出版後,最終收藏于大英博物館。 在他1899年退休後另外10件(編號142-44, 147-52, 156)轉交給他研究。霍恩雷的收集品包括2000多個梵文、1200吐火羅文和大約250個于闐文辭彙以及少量的漢文、波斯文和回鶻文。

霍恩雷1918年去世,英屬印度政府在小範圍內繼續收集寫卷和藝術品,幾個小而重要的收集品由在喀什的馬繼業的繼承者,即尼古拉(Nicholas Fitzmaurice)、舍利夫(George Sherriff)、威廉森(Frederick Williamson) 、斯克萊因(Sir Clarmont Skrine) 轉交給了大英博物館。

斯克萊因的照片(OIOC Photo 920)和論文也保存在英國國家圖書館。英國國家圖書館APAC部收藏的有關中亞照片和歐洲個人論文可以在網上照片目錄網上個人人論文目錄中查到,兩者也可通過印度事務部精選材料目錄查到。英國國家圖書館西方稿本部IOL稿本和檔案部也有相關的論文和文件。

1.3英國國家圖書館收集品的檢索途徑

約翰·里特布莱特畫廊

從英國國家圖書館的寫本中選出幾件藏品在約翰·里特布莱特(John Ritblat)畫廊常年免費展覽。這些展品定期更換以免被光綫過度照射。此外,咸通九年印本金剛經可在畫廊裏的電腦觸摸屏上,以翻頁形式加以閱讀,也可通過CD或網上查閲。有一些目錄(參見參考書目) ,絕大部分已經製成縮微膠卷。佛經以外的部分漢文寫卷已經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影印出版,共計14冊。為避免原件受到進一步的損害, 希望查閲的學者首先使用縮微膠卷、圖錄或數字化圖像。如果仍然無法滿足,學者可以在APAC閲覽室申請查閲原卷,但是需要提前預約。 有一些寫卷非常容易斷裂,管理人員需要提前檢查原卷情况。如果沒有充分注意到這些規定,可能無法查閲的原卷。

亞非研究閲覽室

進入APAC 閲覽室,您首先需要辦理讀者閲覽卡(點擊這裡查看詳情).

點擊這裏可以查看查閲斯坦因寫卷詳情。

查看照片指定在印本和繪畫閲覽室(Prints and Drawings Reading Room)也可在APAC 照片數據庫中檢索(目前暫無圖像)。

點擊這裏可瞭解更多的有關英國國家圖書館位置開館時間信息。

2.大英博物館

2.1斯坦因收集品

敦煌繪畫,引路菩薩

大英博物館斯坦因從中國西北所獲收集品包括將近400幅敦煌繪畫、一些絲織品、從不同遺址所獲幾千件文物,包括建築構件、陶製雕塑、絲織品、 4000多枚錢幣。該館還收藏斯坦因在伊朗、伊拉克探險所獲收集品。

2.1大英博物館收集品的查閲途徑

從斯坦因在中國西北的收集品中,大英博物館選擇了一些考古文物,長期在Hotung陳列室的四個展櫃裏展覽,因爲陳列室的光線較強,展品中沒有繪畫、絲織品、紙製品。 然而可以在研究閲覽室填寫目錄卡片,注明需要看的斯坦因收集品,獲准後方可在指定的時間內看到沒有展出的收集品(或許需要一天或兩天,時間依博物館服務的情況而定)。

敦煌繪畫裝在斯坦因室的屏風上,無法移動,如果需要看,請事先與負責人和管理者聯係。絕大部分的繪畫和藝術品已經收入3卷本的圖錄中(Whitfield 1982-5). 大部分繪畫和一些藝術品的高清晰數字化圖像可以在研究閲覽室或英國博物館的網站上看到. 聯係亞洲部可以獲得更多信息。

古希臘和德拉克馬古銀幣(約127-150)

斯坦因收集的一些銀幣在匯豐銀行鉛幣展廳 (gallery 68)作爲常設展覽。而沒有展出的貨幣則收藏於錢幣徽章部。讀者可以在該部門 研究閲覽室查閲。需要提前預約,錢幣目錄可以依據斯坦因的三個報告后的附錄找到。如果需要關於錢幣的更多更新的研究,請參見汪海嵐2004.

點擊這裡獲得有關錢幣的信息

點擊這裡獲得大英博物館的位置和開放時間的詳細信息

3.維多利亞和阿拉伯博物館

3.1斯坦因收藏品

幾件收集品在公共陳列室展覽,若研究其餘收集品需與遠東部負責人事先聯係。有很多可以在該館網站上查看圖像。

點擊這裡與遠東部聯係。

點擊這裏可以瞭解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的位置和開放時間。

4.其他斯坦因收集品

新德里印度國家博物館斯坦因收集品詳情。

斯坦因在英國收集品的詳情參看汪海嵐的專著( Wang 1999)。

5.英國所藏其他中亞收集品

英國下列圖書館藏有到中亞旅行者的檔案、照片,以及有關這一地區的學術研究論著。

IDP收集品數字化

英國國家圖書館、大英博物館、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的收集品均作爲IDP數字化的一部分。

1.英國國家圖書館

截至2007年,英國國家圖書館所藏20,000件敦煌遺書完成超過90,000禎數字化圖像處理,已經可以再現訪問。根據贊助的計劃,英國國家圖書館到2012年爲止,將完成80%的敦煌遺書的數字化工作。以下按語種列出概況。

IDP英國各文種文獻數 6/28/2017

此外,2000多張斯坦因照片已經數字化,以後將計劃逐步增加。

2.大英博物館

大英博物館斯坦因繪畫和部分藝術品已經上網。現在正在尋找基金數字化剩餘部分。錢幣部分目前沒有列在IDP計劃中,但是正在商談之中。

3.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

該館所有700件絲織品已經在IDP網上。

4.其他收藏品

匈牙利科學院圖書館所藏斯坦因照片目前正在數字化,從2005年11月開始上傳到IDP數據庫中。

IDP目前正與新德里國家博物館商談進行數字化計劃。

參考書目

主頁 | 關於IDP | 收集品 | 教育 | 保護修復 | 技術 | 檔案 | 網站地圖 | 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