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ernational Dunhuang Project
IDP數據庫 檢索IDP數據庫
支持IDP
收集品 : 英國 | 中國 | 法國 | 德國 | 日本 | 俄國 | 韓國收集品 | 其他的

日本收集品

網頁上傳: 1/12/05 網頁更新: 1/2/09
大谷伯爵在倫敦 ,1901年

大谷探險隊在西域

京都西本願寺第22代門主大谷光瑞(1876—1948)所組織的大谷探險隊於1902年8月16日至1914年7月10日三次前往中亞探險, 探險隊的主要目的是調查佛教遺迹,收集和發掘古代寫本。

在倫敦留學之時,大谷光瑞曾到歐洲各國游歷,拜見瑞典的斯文赫定、英國的斯坦因等,目睹了各國陸續進行的中亞探險,深受影響,便决意前往中亞探險。因爲西域是佛教東傳的重要地域,大谷光瑞意在作爲一個佛教徒親自到這一地區探險、發掘,尋找古代寫經。

中國西域曾一度是佛教東傳的決定性角色。大谷的目標是在一位佛教徒的向導下,在西域進行探險和發掘,重點是尋找古佛像。

探險隊員們寫下了探險日記,儘管其中並沒有對所有的考古文物作細緻的描述,但是將探險中的主要事件都記錄下來了。這些探險日記、照片以及植物標本等,現在都保存在龍谷大學圖書館。

第一次探險(1902年~1904年)

探險隊成員

第一次探險始於大谷光瑞從倫敦啓程返回日本,1902年8月16日,大谷光瑞離開倫敦,途經中亞返回日本。8月21日一行五人在俄羅斯聖彼得堡集合 ,前行經安集延(Andizhan), 奧什(Osh), 鐵熱克(Telk),於9月21日到達喀什。在此與英國代表Lt. Col. Miles商談進一步的探險,探險隊分成印度隊(大穀光瑞、井上弘圓、本多惠隆)、西域隊(渡邊哲信、堀賢雄)分頭行動。

9月27日探險隊離開喀什,向東沿著絲綢之路南道到達葉爾羌,由此南下,10月14日到達塔什庫爾幹,印度和西域隊分別向南向東行動。

大谷光瑞率領的印度隊有3匹馬和17峰駱駝,穿越明鐵蓋,途經吉爾吉特,10月9日到達克什米爾的首府斯利那加,通過印度回來。

與此同時,西域隊從葉爾羌出發沿著南道向東抵達和田,在那裏他們停留了約40天,考察發掘其附近的古代城市遺址。此後, 於1903年1月2日離開和田,穿越塔克拉瑪幹大沙漠北上,途徑北道的阿克蘇、烏什、吐魯番,2月20日再次回到喀什。

他們途經Marabash、圖木舒克、阿克蘇和拜城,4月10日抵達北道庫車附近的克孜爾。他們在此停留了大約4個月,挖掘了東西Hasatam, 克孜爾石窟, 庫木吐拉石窟, Dordor-akr(南道的和田已經被英國學者斯坦因探察過,北道的吐魯番被德國的格倫威德爾發掘過,鑒於此,他們重點發掘庫車未被探察過的遺址。)< /p>

他們通過吐魯番、烏魯木齊、哈密、西安回到日本。

第二次探險(1908年-1909年)

探險隊

這兩個探險者從北京出發經外蒙古、烏魯木齊,於11月15日到達吐魯番。在吐魯番他們發掘了交河故城(Yarkhoto), 木頭溝(Murtuk), 哈拉和卓、吐峪溝,在庫車發掘了庫木吐拉, Toyuraekken古洞, Tettorutora佛寺遺址等,獲得了大量的漢文文書。1909年2月25日到5月6日,野村在庫車周圍發掘, 3月29日在庫木吐拉石窟的沙堆中發現了“大曆十六年三月二十日楊三娘舉錢契”。而橘瑞超則在樓蘭附近發掘出4世紀前半葉西域長史李柏所寫書簡草稿, 即著名的《李柏文書》。不僅於此,還在高昌古城東邊的吐峪溝石窟發現了大量古代寫經殘片。

他們的探險路綫如下:

第三次探險(1910 年 -1914 年 )

1910年橘瑞超與大谷光瑞一同考察印度的佛教遺址後,返回倫敦。橘瑞超8月16日奉命與18歲助手霍布斯從倫敦出發,開始了第三次探險。 10月19日橘瑞超到達烏魯木齊,停留半個月後,前往吐魯番。此後,他派霍布斯帶著發掘品提前前往庫車,他本人橫穿羅布泊沙漠到達南道的且末, 然後向北再次穿越沙漠,到達庫車。然而先到庫車的霍布斯,患天花,不治而亡,其遺體已經被送到喀什。於是,橘瑞超趕往喀什,埋葬霍布斯遺體之後,向南道的和田行進,於1911年5月7日抵達,跟渡邊哲信進行了發掘。

與此同時,吉川小一郎在日本奉命前往西域探險,曾在神戶六甲二樂莊做烹飪師的中國人李毓慶與之結伴而行。10月5日吉川小一郎的隊伍抵達敦煌, 等候橘瑞超。然而橘瑞超未按原計劃出現在敦煌。利用等待的時間,吉川小一郎考察了敦煌千佛洞,對洞窟內的壁畫、佛像進行拍照、拓碑、搜尋古代文書。 橘瑞超到達之後,兩人從1月30日到2月1日停留在莫高窟,以400兩白銀騙購369件唐代文書。這些敦煌文書包括吉川小一郎單獨獲得的部分, 全部被橘瑞超帶回日本。但是此前,兩個探險者在吐魯番吐峪溝發掘佛經殘片,對阿斯塔那、哈拉和卓古墓群的發掘中,獲得木乃伊、墓志、喪葬文書(告身、 隨葬衣物疏)、二次利用的廢紙(官府文書)、染織品等。橘瑞超返回日本後,吉川小一郎前往天山采集植物標本。1914年1月5日,吉川小一郎結束探險, 離開烏魯木齊返回日本。

收集品:內容和查閱途經

大谷探險隊帶回的收集品有古代文書類、木簡、壁畫、塑像、幡畫、染織品、古錢幣、印章、9具木乃伊等考古遺物。原放在京都西本願寺的這些收集品, 被運到大谷光瑞在神戶郊外六甲山麓的別墅二樂莊後得到整理。有關其分類、整理、分散情况請參閱藤枝晃(1989)、百済康義(1996)、片山章雄( 1999)的相關文章 (參閱下面的參考文獻)。這裡列舉了這批收集品中一些最重要的内容。

a)收集的漢文佛經古寫本

大谷探險隊在吐魯番佛教寺院遺址中發掘出大量古代佛經,下面是具有代表性的寫本。

b)非漢語文獻資料

中亞地區出土了很多非漢語文獻,包括用婆羅謎字母書寫的梵文佛典以及粟特文、吐蕃文、西夏文、回鶻文等胡語佛經和摩尼教典籍等。例如, 收集品中有一件譯成回鶻文的屬於淨土宗的佛典《觀無量壽經》。

c) 收集的美術、社會資料

在各支探險隊中,最初發掘古墓的是第三次考古的大谷探險隊。他們發掘了阿斯塔那、哈拉和卓古墓群,獲得9具木乃伊及其隨葬品和葬禮上所使用的古代文書。

1914年,大谷光瑞由於不善理財,使西本願寺嚴重虧損,辭去西本願寺宗主一職,無力再繼續探險,以致探險所獲遺物分散到中國、韓國、日本。辭職後 ,大谷光瑞的據點移至中國的上海和旅順、大連。當時,把一部分收集品從二樂莊轉移到旅順的大谷家別墅。後來,那部分雖然被返送回日本,但別墅所藏的佛經和佛像等爲關東廳博物館(現旅順博物館)所藏。其後,古代文書類中的620件敦煌寫經等輾轉移交北京圖書館(現中國國家圖書館)。佛畫、版畫等殘留遺物被移交到中國歷史博物館管理。同時,二樂莊仍留有相當多的收集品,但這些殘留部分連同二樂莊一起被出售到久原房之助手裏。其後,久原又將購買的收集品送給其同鄉朝鮮總督寺內正毅,從而那部分遺物爲朝鮮總督府博物館(現韓國國立中央博物館)所藏。

除此之外,日本探險隊帶回來的一些贋品、照片,植物標本和木乃伊已經不斷地被賣給了日本和國外的公、私收藏者。不同於其他國家, 日本的收集品在很大程度上是分爲公共和私人兩种收藏情況的。而且就日本藏品而言,其確切的來源和歷史一直不是很清楚。一般來說, 不同的收藏者喜歡將這些收集品加蓋私人印章,或作其他標記,或用某種特殊方式進行裱糊。

大谷收集品主要收藏地

日本中亞收集品

1.龍谷大學

1.1龍谷大學所藏大谷搜集品

日本大宫校园

如上所述,大谷探險隊所獲遺物已分散到世界各地收藏,其中的一部分爲京都龍谷大學學術情報中心大宮圖書館收藏。

大谷光瑞73歲時去世,之後一年,即1949年,從二樂莊發現多達2個木箱的收集品,幷將其捐贈至龍谷大學。大學所收的那木箱中,除了有古代文書類 (卷軸、册子本、貝葉、木簡)外,還有印本、帛畫、染織品、植物標本、古錢幣、拓本、考古資料等,共計9000餘件資料。 敦煌和絲綢之路收集品由以下四個系列組成:

1.1.1漢文资料

大谷探險隊的目的之一是收集佛經,大多古寫經資料主要是在庫車、吐魯番佛教遺址以及敦煌等地所獲。

(a)古代寫經資料

敦煌文書是,橘、吉川兩隊員於1912年考察敦煌之際所獲。在敦煌,大量古代文書曾被斯坦因(1907)和伯希和(1908)劫走, 但橘瑞超所收集的數百件資料中,仍含有《妙法蓮華經·如來神力品》(5世紀)以及《無量壽經卷上》(6世紀)等珍貴古代寫經。

(b)世俗文書資料

世俗文書的主要內容有,吐魯番地區土地制度文書(給地、欠地、退地文書斷片)、經濟文書類等(小田義久編1984,1990)。

代表性的文書有,曾提到的《李柏文書》,吉川於1912年第三次探險時在敦煌獲得的被稱作中國本草學之祖的《本草集注序錄》卷一的卷軸裝寫本(718年)。大谷探險隊在吐魯番古墓群中所搜集到的文書斷片,原本用於埋葬品的紙屑、官署所不需要了的廢行政文書紙等。

1.1.2 非漢文資料

根據內容,非漢文資料可以分爲宗教文書(摩尼教經典、聶斯托裏派基督教“景教”聖書等)和社會經濟性內容(契約文書、出納文書、書簡)的世俗文書兩大類。 龍谷大學所藏收集品中,共使用13種文字和15種語言(印歐語系——梵、吐火羅、粟特、于闐語)、古代突厥語(突厥、回鶻語)、西夏語、蒙古語、 吐蕃語等諸語、婆羅謎文、佉盧文、粟特文、摩尼教文、回鶻文等)。

作爲代表性资料,有佉盧文木簡(吐魯番出土,5世紀)、插圖的回鶻文《須大拿本生故事》殘葉(吐魯番出土,13-14世紀)、于闐語(婆羅謎文) 佛經(和田出土,8-9世紀)等。(百濟康義1996)。

1.1.3 葬送儀禮關連資料

吐魯番阿斯塔那、哈拉和卓古墓群出土多件裝飾墓室天井、內壁的帛畫。帛畫上繪有《伏羲女媧圖》,4件同類帛畫均是吉川於1912年所采集。

1.1.4美術工藝品、考古學資料、植物標本、染織資料

作爲美術工藝品,收藏著塑像頭部、磚佛、帛畫、印畫等。

1.1.5 其他

西本願寺

除上述帶回本願寺的資料之外,加之曾是探險隊員的橘瑞超、吉川小一郎、野村榮三郎以及貴族等捐贈的探險隊裝備、調查日記、記錄(畫稿、水彩畫、地圖)、書簡、照片等,是爲反映當時探險狀况的珍貴資料。

幷且,青木文教和多田等觀與中亞探險同期進行了印度、西藏的調查,那時所收集的民俗資料等也收藏於龍谷大學和國立民族博物館。

1.2 收集品:查閱途經

大宮圖書館:
〒600-8268
京都市下京区
七条通
大宮東入
大工町125-1

龍谷大學網站

要利用這些搜集品,讀者需要事先提出申請。

2. 東京國立博物館的收集品

東京國立博物館由上野公園內寬永寺遺址上的四個建築構成。最古老的一座建築竣工於1909年,用來陳列建築展品。中心建築竣工於1937年, 收藏日本藝術品。寶物館於1964年建造,用於收藏來自奈良法隆寺的319件7世紀藝術品。第四個建築竣工於1968年,今天它被用於陳列亞洲藝術品、 中國書法和中亞藝術品。該博物館是三個國立博物館之一(另外兩個分別位於京都河奈良),擁有88,000餘件藏品。

所有的大谷探險隊收集品由日本文化保護協會於1964年購買,並於1967年送到東京國立博物館。這些收集品由從中國新疆各地發掘的考古資料,吐魯番、 敦煌和其他地方的回鶻語文書和木簡,以及敦煌、吐魯番繪畫組成。該博物館還有2、3件與集美博物館交換的藏品。此外,還有其他來源的一些中亞藏品。

曾在二樂莊的一部分收集品,很長時間寄存於京都市恩賜博物館(現京都國立博物館),二次大戰結束之際轉讓給木村貞造。戰後,國家將其購回, 現藏於東京國立博物館的東洋館。那裏藏有,有翼天使像、克孜爾出土的佛說法圖、伯孜克裏克出土的持傘蓋菩薩立像等的繪畫、菩薩頭部等若干資料。

收集品:查閱途經

〒110-8712
東京都
台東区上野公園13-9

東京國立博物館網站

部分藏品在中亞畫廊永久展出。寫本和繪畫不是永久展出的,可以與館長事先預約後查閲。

3.京都國立博物館的收集品

1897年,該博物館作爲帝國博物館建造於京都。1900年更名爲“京都帝室博物馆”,1924年作爲“恩赐京都博物馆”由帝室下赐京都市。 1952年成爲国立博物馆,改爲今名“京都國立博物館”。

該博物館的主要展廳建造於1895年,由片山東熊設計。新館竣工於1966年。新館收藏了來自日本和東亞的永久收集品,而一些特殊的展品則被放在舊館,那裏有一個書法作品和佛教繪畫的永久畫廊。該博物館藏有大約4,000件收集品,和另外6,000件由它保管的來自寺院和其他地方的藏品。

京都國立博物館擁有的敦煌、吐魯番文書原來是松本(松本文三郎)和守屋(守屋孝藏)的收集品。前者由據説來自庫車地區的5件斷片裱糊成四卷, 後者據説是來自敦煌的72個寫本。

《妙法莲华经》、《摩诃般若波罗蜜优婆提娑》、《大智度论》、《大品经》、《优婆塞戒》5件汉译经典断片,被装裱成4件,保存在内。

收集品:查閱途經

〒605-0931
京都府
東山區
茶屋町527

京都國立博物館網站

寫本現在沒有展出,但是可以通過事先提交書面申請來查閲。

4. 五島美術館

五島美術館由東京急行電鐵株式會社創始人五島慶太會長(1882-1959)建立。他私人收集的前近代日本、中國和朝鮮藝術品於1960年公開展出。 該博物館在春秋季節有主題展覽,其他時間則是輪流展出永久收集品。該博物館還有茶道間和一個花園。

五島美術館擁有20件來自敦煌和其他絲綢之路遺址的寫本。

收集品:查閱途經

〒158-8510
東京都
世田谷区
上野毛3丁目3-9-25

五島美術館網站

該美術館每週一、國定假日和此後的第二天閉館。展覽品在每年初更換。

時間:上午10:00至下午5:00(下午4:30停止入館)

美術館除週一外,每天上午9:30至下午4:30對公衆開放。寫本不展出,但可以事先寫信申請查閲。

5.奈良法隆寺

有一小部分寫本收集品,通常不允許查閲。

6.福岡九州大學

福岡的九州大學有一小部分的寫本收集品。
九州大學網站

7.三井文庫

三井文庫建立於1916年,但是在二戰中關閉,直到1965年纔重新開放。它在1985年时接受了三井家族的文物捐赠,包括敦煌寫本。

三井文庫藏有大約112件的收集品,其中大部分是敦煌寫本,包括許多原为中國甘肅巡按使張廣建所藏的收集品。

收集品:查閱途經

〒164-0002
東京都
中野区
上高田 5-16-1

三井文庫網站

若想查閲非展出的敦煌寫本,需要實現提交書面申請。

8.東京中村書道博物館

這最初是中村的私人收集品。1936年,在收集中國書法,尤其是來自敦煌和吐魯番的文書範例幾十年後,中村先生將他的房子建成了一個博物館。最近, 這些收集品被收歸國家手中。

收集品:查閱途經

〒110-0003
東京都
台東区
根岸2-10-4

中村書道博物館網站

9:30-16:30開放(16:00停止入館),每週一和新年假日閉館。

9.國會圖書館

國會圖書館藏有48件敦煌和其他絲綢之路遺址的寫本收藏,其中主要是來自原濱田的收集品,是從井上書店購得的。43件是漢語寫本,2件西夏語寫本, 3件是藏語寫本。大部分的寫本可以利用縮微膠卷查閲。

收集品:查閱途經

善本部,國會圖書館。
〒東京都
千代田区
永田町10-1-1

國會圖書館網站

國會圖書館對所有學者開放。寫本可以用縮微膠卷查看,但是查閲他們所保存的原卷需要有特殊的許可。

10.寧樂美術館

〒奈良県奈良市水門町74

寧乐美术馆有一些敦煌和吐魯番的寫本斷片,保存在一個大的剪贴簿中。

11.大谷大學

大谷大學的起源,可以上溯到1665年日本佛教的淨土真宗派西本願寺總部建立的一座學校。1901年,它被改造成一個東京的現代大學, 並於1911年遷往京都。研究所於1953-1955年建立。大谷大學真宗綜合研究所於1981年建立。大谷大學有4,800名註冊學生, 圖書館則有超過600,000冊圖書。

大谷大學圖書館藏有38件敦煌寫本,34件來自大谷收集品,3件來自前大學校長的收集品,1件來自一位大學教授。

收集品:查閱途經

圖書館,
〒京都府
北区
小山上総町603

寫本並不展出,但可以通過預約查閲。

12.靜嘉堂文庫

靜嘉堂文庫建立於1892年,其目的是在明治維新的西方化過程中,保存日本和東方國家的獨特文化特徵。因此,它致力於購買中國和日本的古舊書籍和贋品。 1907年,該機構購買了一位清代藏書家的全部收藏,包括宋元版書籍,奠定了該館的收集品的基礎。靜嘉堂文庫在1940年成爲一個法定機構, 並於1948年成爲國家圖書館的一部分。

靜嘉堂文庫藏有8件吐魯番和其他絲綢之路遺址的寫本殘卷。這些是於1935年從一個在日本的中國書商手中購得。據説, 其中的七件原來是屬於新疆官員梁玉书的。

收集品:查閱途經

〒157-0076
東京都
世田谷区
岡本2-23-1

靜嘉堂文庫網站

大學生以上的學者可以通過介紹信使用該圖書館。必須事先預約。

13.天理大學天理圖書館

1925年,計劃建立天理圖書館,1930年竣工。這個新的圖書館擁有各種天理教教會的藏書室,並且最初是爲外國傳教士教育提供便利。 它還有大學教員需要的研究資料,並且作爲公共圖書館對一般讀者開放。

該圖書館目前有1,780,000冊藏書,寫本和檔案,其中約三分之一以西方語言寫成,其餘則是日語和漢語文獻。另有約17,000冊的珍本收藏。

天理圖書館有大約20個卷子來自絲綢之路遺址,包括張大千收集品的散件和通過後記可以判明是來自敦煌佛塔的19世紀早期發現的一個寫本。 天理圖書館通過各種不同的渠道獲得各種寫本,包括藏語、西夏語和回鶻語的殘片。此外,該圖書館還有來自大谷探險隊的敦煌、吐魯番繪畫各一件。

收集品:查閱途經

〒632奈良県天理市
杣之内町1050

天理大學天理圖書館網站

天理圖書館是一個公共圖書館,對年滿15嵗的讀者開放。但是,敦煌寫本收藏是不開放的。只有事先向圖書館管理員提出書面申請,才可以查閲。

14.唐招提寺

日本奈良,唐招提寺

唐招提寺是中國高僧鑑真於759年建立的。鑑真一直致力於中國南禪佛教宗派的推廣。唐招提寺被認爲是日本佛教律宗的中心長達1200多年。 鑑真是長安和洛陽的一個僧人,專心於佛教律宗方面的學習。

唐招提寺藏有大約27件敦煌和其他絲綢之路遺址的寫本。1980年,唐招提寺贈送給中國佛教協會3件寫本。

收集品:查閱途經

630-8032
奈良市
五条町13-46

15.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

東洋文化研究所藏有11件敦煌和其他絲綢之路遺跡的寫本。

收集品:查閱途經

〒113東京都
文京區
本鄉7-3-1

東京大學東洋文化研究所網站

寫本不展出,但可以通過書面申請預約來查閲。

日本京都有鄰舘

16.有鄰館

有鄰館是由藤井善助在1926年建立的私家博物館。藤井氏廣泛收藏從商朝青銅器到清朝服飾等中國的贋品和寫本,尤以所藏古玺印闻名。 有鄰館藏有約100件來自絲綢之路遺址的寫本。其中60片是他最初收藏的,其餘的敦煌寫本有其他來源。另外,有鄰館還藏有27件非漢語寫本, 其中23件是回鶻語,還有藏語,蒙語和梵語等。

收集品:查閱途經

〒606-8344
京都府
左京区
冈崎円胜寺町44

該博物館每個月的第一、三個星期日中午12:00至下午3:00開放。這裏展出6件寫本—— 玻璃柜中的5件斷片和一個小冊子。要查閲非展出寫本,需要事先書面申請。

17.其他收集品

除了以上所列舉的收藏機構之外,在東京大東京紀念圖書館,還收藏14件寫本;東京大學東方所藏11件;大谷大學藏4件寫本,此外還藏有34件大谷收集品。

還有一些寫本是私人收藏。例如,清野謙次(Kiyono kenji)收藏有40件敦煌寫本,他是二戰前的著名藏書家,其後裔仍保有他的各種收藏。這是日本最大的私人收藏之一,目前仍然沒有公佈。京都大學的羽田(heneda)紀念廳藏有700件敦煌寫卷的照片,這些照片是羽田(Heneda)教授製作的,目前仍屬大阪某公司所有。

收集品:在IDP資料庫中

2005年IDP與龍谷大學簽訂了一份建立日語網站和數字化中心的協議書。2006年初,該網站建立,並開始在網頁上發佈圖片和數据。以下是按語言分類製作的一個摘要列表。

IDP日本各文種文獻數 4/28/2017

参考文献

主頁 | 關於IDP | 收集品 | 教育 | 保護修復 | 技術 | 檔案 | 網站地圖 | 幫助